FC2ブログ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APH

獨/立/戰/爭/系列

CP:米英←法
尚未完成。



  想起來的時候,已經陷溺暗之中。

  或許,那就是他應該付出的代價。傷害了亞瑟的懲罰。




  * * *



  長長的星帶,一瞬瞬地畫過漆天際。將人類的生命,迅速點燃一片火海。靈魂的哭泣、槍林與彈砲,覆滿他身下寸寸土壤。點點血色,宛若地上簇簇盛開的薔薇,恣意飄散在他週遭。茫然四顧,烽煙濛濛。細雨不知何時悄悄降落,滴滴答答滑過了他的眉眼。為什麼會下雨呢?那是因為星星在哭啊。記憶中,似有人曾對童稚的他這麼說。星星的哭泣嗎?那麼,就讓他把星星高高懸掛在國家之旗上吧。每一寸土地的哭泣,每一顆星光的細雨,都是他宣洩不得的淚。麻然走在曠野上,觸目所見均無完人,他捺下自己的心焦,仔細審視著無數屍骸,憑著多年來的相知,和一種莫名的本能,毫無偏差的來到了那個人的面前。


  苦澀的笑了起來。


  亞瑟。他喊著對方的名字,這是我第一次主動來到你的身邊呢。過去,總是癡癡守候在這片土地上,等待你的拜訪。可是…現在的我,已經長大了喔。已經是可以主動拜訪亞瑟,抱住亞瑟的年紀了。唏哩唏哩。濛濛細雨,不知何時越下越大,將他肩膀上的創口,沖滌而過。


  他往前走到了對方身邊。隨後,極盡溫柔地擁起對方。彷彿戀人般。


  金色頭髮垂落,纖細的髮絲染上些許褐土。總是溫柔凝視著他的眼睛,此時正陷入沉睡之中。他輕輕抬高了對方的下巴,詳細地審視著對方的臉。幾乎是不忍地,將手指搭上了對方的眉眼,企圖擦去那臉上的血痕,然早已滿手鮮血的他,無論怎麼努力都抹不開那叢叢的艷紅。



  原由,那是薔薇的花色,頹委零落。




  「亞、亞瑟……」



  他呼吸困難地喊出了自己最重要之人的名字。但對方卻像睡美人似的,不管他怎麼呼喚,也不願睜開眼。緊緊抱住對方,像是恨不得把兩人化為一體似的那樣用力。他不能自持的心痛著。


  亞瑟…拜託,睜開眼睛看看我…看看這個已經愛你愛了很久,想要獨占你想了很久的我,好嗎?


  如同大海般深碎的藍色眼睛,蓄滿天空的雨雲。然而,他懷裡的人仍不願甦醒。堪比薔薇性格的孤傲。



  「看來戰爭已經結束了呢。」略帶輕浮的語氣,從他身後傳出。他迅速回過頭,只見擁有一頭金髮的成熟男性正手持著把古劍,漫不經心地朝他走來。長長的劍身上全是坑坑巴巴。戰爭後的氣息。「啊,果然…終於還是體力不支了嗎?」看到昏厥的亞瑟,金髮男性臉上瞬間掛滿興致盎然地微笑,緊接著,趨步向前。

  金髮男性的靠近,讓他連忙把亞瑟藏在身旁。「什麼體力不支?」當金髮男性靠近自己約莫三步後,他才赫然發現,原來對方的劍,早已破敗到連劍柄上的劍穗都不知遺落去哪。若非對方仍維持著一貫的風態,否則這樣子簡直比亞瑟還真更像個戰敗的傢伙。

  握緊了拳頭,他昂首,「法蘭西斯,滾回你的老家去!」

  「啊,你這樣做是過河拆橋吧?艾‧爾‧弗‧烈‧‧小‧弟‧弟。」年紀不知比對方大了多少,外加又曾稱霸整個歐洲的法蘭西斯嘴角一舒,敏銳地戳中了自己眼前之人的弱處。

  「什、什麼……」被法蘭西斯直接攻擊弱處的艾爾弗烈,本能縮瑟了一下肩頭,然而,視線一掃過亞瑟的臉龐後,卻又立刻產生出勇氣來。「這裡是我的國家!我要誰來,誰就可以來,我要誰走,誰就要給我走!」剛從孩童變為大人的他,還不懂得國際間婉轉的交際辭令,只能憑藉著一股蠻去趕跑法蘭西斯,保護亞瑟。

  聞言,法蘭西斯聳聳肩膀做了一個無奈的手勢。「好好好…我只是想看看老鄰居的狀況如何啊。畢竟這場戰爭,可不是普通的戰爭。弄不準的話,搞不好會死喔。這樣,你也不考慮讓我看看亞瑟的狀況嗎,艾爾弗烈?」

  「什麼!?」法蘭西斯的話,讓艾爾弗烈徹底愣住了。「我們…我們不是國家意識的具現存在,怎麼可能、可能會……」

  搖了搖手指,法蘭西斯笑謔道:「吶,既然艾爾弗烈也已經是一個國家的存在象徵了,那我就告訴你吧。雖然我們是國家具現化了的意識,照理來說應該不會死亡,但當面對這種動員全國之力的戰爭時,過度的疲憊,卻會使我們陷入假死的狀態。」他邊說邊扳了扳手指,細數起自己跟亞瑟這近幾百年的鬥爭。



  百年戰爭、西班牙王位繼承戰、奧地利王位繼承戰、七年戰爭,然後是獨立戰爭。嘖嘖,看來他和這個老鄰居的戰爭打得還真不少啊。不過,這麼說來…既然他法蘭西斯還有餘力跟艾爾弗烈聊天,沒道理亞瑟會因為體力不支昏厥啊。看來,亞瑟會導致現在這樣的狀況果然是心理因素大於生理因素。想到這裡,法蘭西斯的表情浮現了一種微妙感。



  根本沒心思去發現法蘭西斯臉部表情微妙的變化,艾爾弗烈開始慌慌張張地猛搖晃著亞瑟的身體。「亞瑟!醒過來!亞瑟──亞瑟!」

  「喂、艾爾弗烈…」



  見到自己的小弟(就某種方面來說)有些失控,法蘭西斯趕忙開口,企圖制止艾爾弗烈即將潰堤的理智。可惜的是,後者置若罔聞。滿心滿意,都只有『亞瑟』兩個字。



  「亞瑟!亞瑟──醒過來,快醒過來,我…我……」猛力搖晃著對方的身體,湛若大海的眼睛,脆弱得可以。



  艾爾弗烈從沒想過這場戰爭,會導致「亞瑟離開自己」的可能,更沒有人跟他說過,國家的意識也是會滅亡的事實……一想到這裡,他不禁渾身劇烈發痛。亞瑟…會醒過來的,還能跟自己說話的!他忍受了這麼多,甚至接受法蘭斯西等人的援助,抱著即使傷害對方也不後悔的想法,絕對不是為了獲得這樣的結果。



  「亞瑟──」


  只是想要跟你一起。
  只是想要在跟你一起看遍晴空下的繁星。
  只是想要永遠跟你一起度過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。
  所以,請不要離開、我。


  「唔。」



  看到艾爾弗烈一反常態的模樣,法蘭西斯摸了摸鼻子。噯,總覺得自己好像在欺負小孩子。不過話回來,自己的這個鄰居平常是怎麼教育小孩的啊?不好好教導一下艾爾弗烈些相關知識,難道不怕對方哪天改天被抓人去賣了嗎?雖然事後證明,這樣的擔心完全是多餘。


  快步走近艾爾弗烈身邊,法蘭西斯拍了拍對方的肩膀。



  「放心吧,艾爾弗烈。我都還好好的,亞瑟也一定沒問題的!」突如其來的安慰可不是什麼良心發作,法蘭西斯很清楚,假使亞瑟醒來後,看見這樣的艾爾弗烈,鐵定會把帳算在自己頭上。他的國家經歷過這麼多戰爭後,現在可沒力氣對抗這對英語兄弟黨啊。

  「可是…」

  「我猜他只是太累了。因為這場戰爭,是你和他的戰爭啊。」快語截斷艾爾弗烈的話。法蘭西斯露出了詭異的笑容。沒錯。根據他和這個老鄰居的相處還看,對方現在的情況,有百分之兩百來自於紳士的傲氣啊!說到底,亞瑟這個老鄰居,什麼都不太好,更別說面子,幾乎是薄得跟脆餅皮一樣,稍微用力一點就會迸裂。否則也不會和自己打了那麼久的戰爭,甚至還波擊到了許多國家。



  法蘭西斯的話讓艾爾弗烈愣住了。



  「啊呀,別露出那樣表情。這樣可是會讓哥哥我難以把住持唷。」趁著老鄰居還昏厥的狀態下,法蘭西斯捏了捏艾爾弗烈的鼻子,「你可是亞瑟最最重要的弟弟。當自己從小養大的天使弟弟,忽然拿起武器攻打自己,還吵著說什麼要獨立,依他的個性肯定是受不了吧。」



  對於老鄰居那強而有力、宛若玻璃一碰就碎的自尊心,恐怕再也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了。


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プロフィール

葉包子

Author:葉包子
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!

最近の記事
最近のコメント
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月別アーカイブ
カテゴリー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

フリーエリア

ブログ内検索
RSSフィード
リンク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