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00新刊預覽:D



  在宇宙中,很難感受到時間的流逝。艙內一處,提耶利亞任著身體漂浮到到母體前的大門,指尖搭上門板,正要開啟時,他忽然被人拉了開去。

  沒有著力點的身體自然而然地趨近了對方。



  「洛克昂?」

  「提耶利亞。」緊握著他的手,洛克昂道:「小心點,雖然是無重力狀態,撞上牆壁還是會痛吧。」

  他沒回話,只輕輕側頭,「哈囉呢?」

  「去幫忙做Gumdam的檢查了。對了,肩膀借我靠一下。」



  自動自發的把頭靠上去,疲憊的狙擊手閉上眼睛。

  他動也不動地任對方倚著。



  過了片刻,肩膀的壓力驟然減輕。專屬人類特有的體熱,迅速褪去。提耶利亞看著對方恢復成平常的表情,淡淡問,「你今天特別快。」照以前的紀錄,這人每次出任務回來,不倚著他一個小時不會罷休,怎麼今天才一下就沒了。


  一種說不清的情緒緩緩升起,像是什麼既定的步驟忽然遭到打亂,讓他有些失常。



  「嗯,等等要去找菲爾討論哈囉的輔助設計。」



  聽到對方的回答,他有些僵硬地點頭表示了解。



  「那麼、」宛若沒有察覺他的反應,洛克昂輕笑,「我去找她了。」



  提耶利亞凝視著對方的身影,沒有吭聲,連一句道別也沒有。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?他總是這樣,看著對方的身影,一次次又一次次。皇曾經私下詢問他跟洛克昂到底是怎樣的關係,可他除了同為Gumdam Meister的答案外,什麼也說不出來。



  事實上,他們又有什麼關係呢?

  他們從認識的第一句話就是謊言。

  睫毛覆蓋了眼底的清亮,提耶利亞回過身,不再眷望洛克昂離去的身影。

  無論詢問多少次,浮現在他心底的答案就只有那一個。




  ──Gumdam Meister。他們對於彼此的定義。



  打開熟悉的門板,提耶利亞進入Veda的世界,長長的睫毛一晃,霎時將暗紅光彩轉成了璀璨金亮。



  「Veda…」



  提耶利亞低低喊著自己唯一的信仰,單手卻按在適才洛克昂靠著的肩膀上,彷彿這樣就可以挽留住些什麼。可是,他完全不懂自己到底想要留住什麼?沒人告訴過他,Veda的資料中也找不到。或許,他只是在尋找一種可以讓他放鬆的氣息。而現在,最貼近那種氣息的,就是人類的體溫。

  迷惘地抬首,提耶利亞覺得自己好像變了,以前的他根本不願花費時間思索這樣的事情,直到認識洛克昂後,他開始學會觀察,開始有了依戀。以前,他光是用腳沾著海水就會滿足,現在的他,卻一而再、再而三的期待對方的體溫,彷彿藉著這樣餘溫,可以讓他有種『人類』的錯覺。



  ──彷彿被人珍愛的錯覺。



  這樣的念頭讓提耶利亞赫然一驚。

  怎麼可以有這樣的錯覺!他告訴自己,一定要戒除這個錯誤,再這樣下去,他會失去了自己,會失去了身為Gumdam Meister的價值,會辜負了Veda的期望!如是思索,好不容易才將思緒沉澱下來,連結上主線。

  金色的光彩開始波濤翻滾,他開始尋找自己下次任務的資料,但在目光經過監視影像時,他忽然忍不住地想看洛克昂一眼。

  是…皇小姐?洛克昂怎麼會跟皇小姐說話?他不是說要去找菲爾嗎?

  一眼的窺探,接踵而至的是疑惑。從來不曾說過謊言的提耶利亞有些懵懂,胸口似乎被什麼鈍器打了一下。為什麼洛克昂要…要騙他?第一次體驗到謊言也會降臨在同伴身上的他,表情錯愕。

  然而,正在對話的兩人,根本不曉得提耶利亞已經發現這樣的欺騙,仍舊兀自對談。







  『洛克昂…』
  
  擁有溫厚表情的男子面容一哂,『皇小姐,妳不用再多說了。』

  『既然知道我想要說什麼,那麻煩你快點把事情處理好。』成熟的女性輕輕吐了一口氣,表情無奈,『我可不是幫你收拾爛攤子的專業人員啊。』

  『啊哈哈…我知道、我知道。』擺出一個求饒的舉動,洛克昂微微一笑,緊接著出奇不意地道:『只是很好奇,為何皇小姐想要找的人是我,而不是提耶利亞呢?』

  『洛克昂,你別說夢話了。』半是好氣半是好笑,皇把手裡簡報捲成一綑,輕輕敲了敲眼前男性的額頭,『這種事要我怎麼跟提耶利亞說?』

  『難道是我的個性看起來比較好說話嗎?』

  『別自抬身價了,只是這種話題跟你談起來比較不會有心裡負擔罷了。』皇露出了苦笑,『即使我清楚跟提耶利亞說或許比跟你講更有效果……但是……提耶利亞還沒有足夠的能力理解我的話……』低下了眼,女性的嗓音回繞在靜謐的走廊,透過聲線傳到Veda內。

  『他的感情缺了一角。』洛克昂忽爾露出笑容,不是職業性的微笑,而是略帶羨慕的笑容,『那就是他之所以可以讓人產生虛幻幸福的緣故。』

  皇沉默了,好半天才道:『……洛克昂,這樣的說法,豈不是根本否定了提耶利亞……』

  『不。』男性的眼眸升起了一股溫暖,『正因為如此,我才會想要跟提耶利亞一起。是我利用了他,所以……』







  監視映像的畫面驟然切斷。

  提耶利亞面容蒼白,思緒翻騰。他跌跌撞撞地走出Veda,像遊魂似地飄蕩在迴廊。洛克昂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?他跟皇小姐到底是在討論什麼事情?虛幻幸福?缺了一角的感情…利用……他完全不懂他們的對話,可詭異的是,他知道他們在討論什麼。

  提耶利亞沉沉閉上眼睛。

  把洛克昂最近的行為和這次對話連結在一起,他就什麼都弄清楚了。

  時間到了。這樣詭異的關係,是不應該存在的『意外』。他們因為彼此身體太過頻繁的需求,而忽略了身為Gumdam Meister的責任,這是錯誤的。Veda不允許這樣的意外出現。

  雙手緊緊握拳。提耶利亞企圖透過神經的疼痛來振奮精神,但是不管他多麼使勁,心口的滄涼仍是大過生理的疼痛,直到同為Gumdam Meister之一的阿雷路亞用力扳開了他的手後,他才有些後知後覺地感受到掌心的創痛。



  「提耶利亞,你在做什麼?」

  一直好好先生樣的阿雷路亞在看到提耶利亞的手掌後,向來溫柔的表情倏然一變,「你的手……快跟我去醫療室!」

  「只是小傷罷。」



  視線越過阿雷路亞焦急的臉龐,提耶利亞收回了手。語氣冰冷。



  「可是…」



  阿雷路亞開口,還想要說些什麼,卻被提耶利亞此刻的目光給震懾住了。那樣的目光,他不是沒有看過,在第一次與提耶利亞見面時,對方就是用這樣的目光看待他跟其餘的Gumdam Meister們。

  宛若無機質的電子面板,裡面閃爍的不是靈魂,而是由數據建構成的光子儀表。



  「提耶…提耶利亞……」饒是遲鈍如他,也曉得對方身上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,然而,拙於言詞的他卻不知該如何開口,只能慌亂地站在對方面前。

  「怎麼了?」終於發現阿雷路亞的獃愣,提耶利亞冷冷詢問,「還有事情嗎?」

  「不…」一定要做些什麼才行。面對這樣的提耶利亞。或許是受到洛克昂的影響,阿雷路亞根本忘記提耶利亞以前是如何冷酷,嘴角左右一扯,他抬起了臉,用著僅餘一側的視線,認真道:「提耶利亞,一起用餐吧。」說完,也不管提耶利亞的反應,反手扯了對方就跑。





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哎唷真的好快阿洛克昂~~~三分男(何

我覺得我阻止不了我家的發展~~~他們硬是砂糖起來了超可怕囧

可惡,這年頭世界難道沒有純潔之處xDDD
實話就是污穢乃我的心啊XDDDDDD
プロフィール

葉包子

Author:葉包子
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!

最近の記事
最近のコメント
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月別アーカイブ
カテゴリー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

フリーエリア

ブログ内検索
RSSフィード
リンク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