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阿莊跟惠惠是閃光黨




  這裡的樹,已是第三次了。

  惠施望著遠處的書匣。

  那匣上頭、早佈滿層灰。濃厚厚地掩蓋了顏色,也藏住了他曾有的雄心。

  幾聲鳴鳥聲響脆脆,他半瞇著眼,尋著屋外的肉香,闌珊走出。

  屋外,有一位把風華歲月偷香入眼的人,正滿懷笑意的拎著食物候著他。



  君子如玉。



  那人的手,卻高雅到連玉都輸了一截,宛似姮娥所居的月閣。
  
  然而,他曉得,那雙手一點都不高雅。

  即使擦得再怎麼仔細,都乾淨不起來。

  因為,死者的生命,是怎樣都擦不掉的。




  「莊周,我該去大魏。」惠施靠著木門,淡淡淺裳上,輾著層痕。

  輕笑傳來。「那我們找一天,一起去。」莊周明亮的眼裡一片乾淨,連眉毛的弧度,都無辜得可以。

  「我說的,是現在。」惠施道。

  「所以?」

  「我要離開。」

  彎彎的眉,稍稍蹙起。莊周凝視著惠施,「你明知道外頭多危險。」

  「縱然危險,也好過在這裡著急。」毫不閃避的迎接莊周的視線,惠施坦然自若,「我畢竟曾為大魏相國,而魏王、曾給了我一片天空,我不能坐視他自取滅亡。」

  「魏國很早就已與你無關。現在,帶領魏國的人,是龐涓。」莊周莞爾,「你既然離開了魏國,又何必選在此時回去?縱使你真的回去了、結局又會改變多少?」

  「我只知道,我必須去大魏。」

  莊周挑眉。「你想如何去?別忘了,你離開魏國的時候,可是兩袖清風、什麼都沒帶。這裡距離魏國…可不止百步之遙喔。莫非是…有人會帶你去?」聲音微微一冷,原先透靜的眉眼,竟絲絲有了縷寒氣。


  說時遲,那時快,月華彷彿自九重天外傾洩而下,驚起屋外點水漣漪。一縷艷艷細紅,濺上弄,鳥鳴嘎然而頓,片羽徒存。蕭風起,滿園深葉颯颯,風停,殘葉成積。

  莊周原先攜著的食物,已然跌落,而他,正站在惠施適才的位置。


  ──惠施已不在此處。


  清亮眼眸對上眼前突然出現的第三者,莊周輕嘆。


  這個人,他很熟悉。正因為熟悉,所以他才不曾隱瞞這個人自己和惠施的居所。沒想到,卻也因為這層熟悉,而讓這個人能找上門來。



  「夏子凌。」莊周長長嘆口氣,「我本以為天下再無人能找到我和惠施,卻終是露算一個你。」

  側身擋在惠施前,夏子凌道:「若非你跟我提過,我恐怕得花好幾年才能找到這裡。」

  「而那時,你也不用找惠施去魏國了。」莊周彈彈衣裳,「擁有清風十二樓、花苑十二閣、勢力獨步天下的天滅,莫非也阻止不了龐涓?」

  「人多,顧慮的事自然多。天滅再聲威赫赫又如何,終究是檯面下的人。」

  「這就是你要惠施去見魏王的原因嗎?」

  「是。」

  「你知道,惠施這一去,多麼危機重重嗎?」

  「我知道。」

  「秦相公孫鞅,魏國將龐涓,都不會讓惠施見到魏王。你要一個不諳武藝的人,去面對千百刺客的追殺,你捫心自問,你這樣做,可算得上朋友?」

  夏子凌仰天一吁,「確實算不得上朋友。然而…」目光直對莊周,他一聲一字道:「有些事,比朋友來得還重要。我既帶惠施離開此處,那麼必會護他直到最後一分氣力用盡。」

  莊周大笑,「你的舊疾可好了?既然未好,就別說大話。你不說、我也知道龐涓身邊的影子,是從哪裡出來的。」


  見莊周笑了,夏子凌亦淡淡笑了。


  「我不否認此事。誠然,天下有無數人能勸戒魏王,然而,唯一能夠活著到魏王前的人,只有惠施一個。因為,你絕不會讓惠施死。」






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NO TITLE

我要看先秦百家兵器譜
還有決戰絡邑之巔

NO TITLE

TO西方哲人
我聽說百家兵器普是你要寫的番外xDDDD
東周洛邑之巔XDDDDDDD!?!?!?是南老北孔XDDDDD
莫非老孔實際上是一對(王弼是他們的後代NNNNN世((((((
プロフィール

葉包子

Author:葉包子
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!

最近の記事
最近のコメント
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月別アーカイブ
カテゴリー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

フリーエリア

ブログ内検索
RSSフィード
リンク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